一線城市發布實施細則征求意見

網約車改革,尋找最大公約數

2016年10月10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近日,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針對網約車實施細則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網約車車輛和駕駛員資質如何界定?公示文件的制定背后有怎樣的考量?政策一旦確定,將對網約車發展和人們出行產生怎樣的影響?

  【新規】

  京滬要求本地人車

  保障安全緩解擁堵

  從目前征求意見的實施細則看,北京、上海明確要求駕駛員和車輛為本市戶籍、本市車輛。

  北京市交通委員會表示,之所以要求人車均為本地,首先是從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角度考慮,治理“城市病”。目前,北京“城市病”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人口無序過快增長,需嚴控人口規模。出租汽車是勞動密集型行業,其未來發展必然涉及人口規模調控和產業發展及就業導向。

  從治理交通擁堵的角度講,目前北京機動車保有量已達560余萬輛,交通擁堵由城市核心區向外蔓延,已遠遠超出道路資源和環境的承載力。近年來,北京持續實行機動車總量調控(搖號限購)和工作日高峰時段尾號限行(每周少開一天車)的機動車需求管理措施,同時對非京籍人士購車和外埠進京車輛也實行了限制政策,這些政策措施使交通擁堵不斷加劇的勢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

  此外,政策法規也要求優先發展公共交通,適度發展出租汽車,優化城市交通結構。

  按照公示的實施細則征求意見稿,上海網絡預約出租汽車與巡游出租汽車實行差異化經營。從綠色角度考慮,應充分考慮道路承載能力與環境容量條件等影響因素,在堅持公共交通優先發展的前提下適度發展網約車。為此,上海增設了網約車應在本市注冊登記,機動車排放標准需達到國五以上。

  從舒適角度考慮,車輛的軸距應達到一定的標准。其中網約車為燃油車輛的,軸距應達到2700毫米以上﹔為新能源車輛的,軸距應達到2650毫米以上。

  關於網約車駕駛員的資格條件,在國家暫行辦法設定駕駛員條件的基礎上,上海市網約車駕駛員應具有本市戶籍。同時,為保障車輛運營安全、乘客人身財產安全,上海網約車駕駛員應持有本市公安機關核發的機動車駕駛証。

  與北京、上海相比,深圳對網約車司機駕駛員資格的規定,並沒有要求本地戶籍。非深戶籍隻要持有有效《深圳經濟特區居住証》,也可以申請網約車駕駛員資格。不過,對從事網約車經營服務的車輛,應當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証》。申請的車輛,必須是在深圳登記注冊的5座以上7座以下乘用車,且登記時間在兩年以內。

  除了“深圳牌照”“准入年限”外,深圳的細則還從軸距、排量等方面為網約車申請設置了門檻:燃油車輛軸距2700毫米以上、排量1950毫升以上,或者車輛軸距2700毫米以上、排量1750毫升以上且發動機功率110千瓦以上。

  網約車車輛准入條件為何如此限定?深圳市交通委回應,按照國家關於網約車高品質服務、差異化經營的原則定位,明確深圳網約車的車輛技術條件應高於現行的巡游車車輛技術條件。此外,深圳市作為經濟特區和改革開放的窗口,網約車車型應與深圳市國際化城市形象相符,保証乘客的舒適性和安全性。

  【企業】

  滴滴認為會抬高車費

  神州表示大方向挺好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公布網約車經營服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之后,滴滴出行發出聲明。他們認為,地方細則對戶籍和車輛的嚴格限制將使得絕大多數滴滴平台上的車輛和司機被迫退出,老百姓也將重新面對打車難、打車貴。

  具體來看,滴滴出行認為,地方政府對網約車軸距、排量、車輛准入年限及網約車駕駛員必須有當地戶籍的規定,無形中抬高了准入標准。此舉將導致車輛供給驟減、司機大幅減少、網約車車費翻倍、出行效率大幅降低等問題。

  以上海為例,據滴滴平台統計,目前在滬從事網約車的車輛符合新軸距要求的,不足1/5,已激活的41萬余司機中僅有不到1萬名擁有上海本地戶籍。此外,網約車定價之所以相對實惠,主要是因為社會共享車輛本身的平民性,要求用帕薩特、奧迪A4L等以上的車型提供網約車服務必然提高運營成本,或將抬高網約車費到當地出租車價格的兩倍或以上。在出行效率上,按照征求意見稿,等待時長也將從目前平均5分鐘延長到15分鐘以上。

  “這是將交通部提出的‘高品質服務、差異化經營’,簡單理解為設定更高車輛、司機門檻。”滴滴公關部李玫表示。

  滴滴出行表示,非常理解地方政府接納新經濟需要一個過程,將不斷通過管理和技術升級、大數據計算,合理地匹配供需,提升服務質量,為用戶提供品質高、價格優的出行服務,並幫助推動地方改革創新,成為增強新經濟新動能的發展動力。同時,滴滴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為新業態和分享經濟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環境。

  神州專車則表示,各地細則大方向上挺好,對神州專車的影響很小,只是會增加一些成本,神州專車表示支持。目前,神州專車的車輛均是本地牌照、B級以上的車輛,大部分都是新車,基本符合各地網約車對車輛的要求,現階段沒有車輛升級的成本,只是增加了保險和年審等成本。但是神州專車也認為,北京、上海的細則中網約車司機必須為本地戶籍的要求,以及廣州要求一年之內的車才能做網約車的規定過於嚴格。

  【各方回應】

  專家:應尋求多方平衡

  市民:車輛門檻有些高

  各地網約車實施細則紛紛對外征求意見,對其中提高駕駛人和車輛門檻等關鍵條款應該如何看待呢?

  交通行業專家徐康明認為,出租行業有巡游和網約兩種業態,要推進分類分層監管的思路,對巡游出租車和網約出租車有不同的管理方式。當初,網約車的定位是希望服務檔次高一點,使得它與巡游車不在同一市場進行同質化的競爭,用差異化的服務,讓兩種業態共同發力滿足出租車市場的多樣化需求。

  專家表示,政策的出台其實是讓網約車有法可依,有規可循,同時對非法網約車運營有執法的依據。北京等城市的政策只是在國家的宏觀政策下進行了細化。現在的出租車市場對高端化服務是有需求的。過去網約車的低價格,是由於大量的補貼和很多前置機制沒有到位,很多該花的成本沒有花,比方說安全保障、稅收、用車標准等等,這種低價格是不可持續的。

  “每一項政策的出台,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滿意。”北京普華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曉林表示,出門就有車,是每個乘客所希望的情況,但真到那種程度,類似於北京這樣一個特大型城市是否能夠承受?公交優先是我們確定的主要出行方式,網約車不可避免一定會受到約束和管理,不可能讓它放任自流,完全不管。一方面我們要順應潮流,另一方面也需要有序發展。

  “為何網約車一定要是兩年內的新車?”對於深圳的新規,市民王先生有些不解。他認為,車況好壞和使用年限沒有必然聯系。“況且深圳從2014年就開始限牌,新車數量大幅減少。符合要求的車能有幾台?”

  “新規應該能加強對網約車的管理。”深圳市民林先生則認為,提高了網約車以及司機的門檻,確保乘客能夠享受到高品質服務,並保障乘客安全。“盡管打車價格可能會上漲,但隻要在合理的范圍內,應該也能接受。”

  深圳市政協委員彭琛表示,新政策的出台,能在一定程度上讓網約車的安全性更有保障,並實現數量的相對控制,避免城市擁堵的加劇。不過,政策是否合理,還有待進一步的討論。“一個政策出台不能隻考慮一方利益,而應該尋求多方平衡。”

  “新規與現實有很多矛盾之處。”深圳市政協委員張琦舉例,新規要求網約車排量在1750毫升以上,“大排量油耗更高,這與提倡環保的大趨勢背道而馳。”

  作為一名網約車司機,熊先生則坦言,網約車准入門檻過低,會破壞市場,但准入門檻太高,又會造成無車可約,供不應求。

  (綜合本報記者商?、王昊男、沈文敏、呂紹剛、劉志強及陳育柱報道)


  《 人民日報 》( 2016年10月10日 08 版)
(責編:王子侯、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