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價噌噌漲 連月餅和水果都壓力山大

2018年09月12日08:34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紙價噌噌漲 連月餅和水果都壓力山大

  溫州蒼南,這個有著“中國印刷城”、“中國台挂歷生產基地”美譽的小城,因為原紙價格暴漲,正經歷著近十年來最為嚴峻的考驗。

  企業在減少,印刷包裝行業的總產值在下滑——這是年過古稀的陳后強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數十年,最不願意看到的。

  2012年,蒼南全縣印刷總產值105.3億元,2013年是101.78億元,到了2015年隻有100.12億元,最近兩三年,更是逐年減少。最新的數據是,2017年年初,蒼南縣印刷包裝類企業為1200多家,到了去年年底,僅700余家通過五年一次的更換營業牌照審核。

  陳后強的最主要職務,是蒼南縣印刷包裝行業協會秘書長。在他看來,如今所面臨的困境,與原材料瘋狂漲價有著直接關系。“今年以來,不少品種的紙累計漲幅約兩成。”陳后強說,加上近兩年的波段性上漲,原紙價格上漲幅度超過50%。以蒼南為代表的印刷包裝業,正在經歷優勝劣汰的“洗牌”。那麼,紙價為何不斷沖刺新高?企業又將如何共渡當下難關?

  原材料漲價兩成,總成本漲15%

  “明星企業”面臨困境

  兩個月前,41歲的黃昌華創辦了三年的溫州煥然包裝有限公司,剛剛成為蒼南縣的“明星企業”。“省裡評的獎,我們成了2017年度‘小升規’企業‘創業之星’。”黃昌華說,拿到這個獎項的,全縣城隻有2家企業。可拿了獎,黃昌華卻高興不起來。

  壓在黃昌華胸口的大石,就是最近幾個月來原材料不斷上漲帶來的壓力。“舉個例子,我們最常用的原紙,去年年底還是三千多元一噸,現在已經漲到四五千元一噸,漲幅已經達到了20%,毫無疑問,這成了企業當前發展最大的阻礙。”

  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對於一家包裝企業而言,原紙的成本,佔到企業總成本的70%以上。也就是說,漲了兩成的原材料,對於企業來說,就意味著直接上漲15%左右的總成本,“一家毛利潤為15%的企業,已算得上非常不容易了。”黃昌華說得有些無奈。

  應對漲價風波,降低企業成本,成了黃昌華最近的工作重點。從去年開始,黃昌華逐漸將企業轉型。“我原先就是做白酒生意的,所以將企業重點轉型為做白酒包裝。”

  事實上,對於紙類包裝企業而言,做單品相對比較簡單,“通過提供完善及時的服務和過硬的產品品質,建立了非常穩固的合作關系。”黃昌華說,現在他們的主要客戶是北京牛欄山酒業,“未來也在思考如何轉型,建立長效發展機制。”

  黃昌華說,近來全縣幾乎是抱團應對漲價潮。比如,進行統一採購,降低成本。甚至很多企業根據一整年的規劃,在年初就進行了採購,這樣在年中后期,紙價習慣性上漲時期,就可以減少一定的開支。

  老字號企業力控月餅不漲價

  降低銷售成本對沖紙價上升

  原紙價格上漲,也一定程度地影響著使用紙制包裝的下游企業。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應對這波漲價潮,不少下游企業也開始主動承擔一定的漲價成本,為上游企業分擔壓力。

  省內,中華老字號五芳齋算得上其中一家。在臨近中秋之際,五芳齋總經理、執行董事兼CEO吳大星在忙碌中,也給記者算了一筆他們在月餅盒上的“紙價”成本。

  “我們正兒八經做月餅今年是第四年,第一年銷售額1000多萬元,第二年6000多萬元,去年1.3億元,今年2個多億。”吳大星說,雖然肉和大米的採購價格在走低,但包材成本今年上升10%至15%,也成為企業支出的重要一部分。

  “無論月餅還是粽子,已經不會過度包裝賣產品,不過,因為上游紙張漲價,而包裝成本佔到月餅總價的5%~6%,所以,僅僅從單包材的成本看來,這一因素也會讓企業每年增加上千萬元的開支。”吳大星說。

  吳大星解釋,對於上游企業包裝費用的增加,他們也理解和接受,會通過公司內部消化這一塊成本,“比如,降低我們的銷售成本,這樣一來,對消費者而言,並不會看到我們的月餅出現漲價。”

  和許多包裝行業的公司一樣,五芳齋在包裝和產品研發上,也投入了更多的成本。比如用更有趣的、更有個性的包裝,不僅降低成本,還迎合消費者喜好。

  廢紙回收價格也隨之飆升

  企業期待行業新標准

  紙價的暴漲,無疑為不少企業帶來了陣痛。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國際紙漿價格大幅上漲近50%。與此同時,中國的廢紙進口量大概在40%左右,而今年以來,廢紙進口許可累計批准量同比下滑,也成為今年以來紙張漲價的原因。

  業內人士指出,適逢“金九銀十”的傳統旺季,從上個月中旬開始,成品紙市場訂單逐漸增多,下游提前備貨,紙廠相繼提漲成品紙價格也成為目前紙張漲價的直接原因。

  在陳后強看來,要根本降低原紙的價格,除了提高工藝減少包裝企業的開支外,更重要的還是減少下游終極消費的支出。

  業內人士指出,農副產品的包裝和快遞包裝,兩個行業的產量都在以百分之十的速度增長,佔到了紙包裝行業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份額。

  錢江晚報記者了解到,對於紙箱提價,目前不少果農也出奇招應對,比如,有些果農用塑料筐甚至竹筐代替了原來的紙箱。業內人士指出,對於快遞紙箱而言,目前就應該加大國內廢紙回收系統建設,規范和統一回收及貿易行為,提高國內廢紙有效供給水平和利用率。

  事實上,隨著紙張的漲價,廢紙回收價格也一路飆升——從2017年的0.45元/斤漲到現在的0.9元/斤左右。盡管價格飛漲,但隨著我國對紙張資源需求的不斷擴大,目前的廢紙資源遠遠無法滿足國內造紙的需要。為此,廢紙回收再利用成為關注的焦點,“未來,應建立一個全行業認可、統一的廢紙回收標准體系。”業內人士說。

(責編:趙爽、仝宗莉)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