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财经

新世纪以来中国人在海外修建的最长铁路什么样?除了技术,中国铁建还献出了什么?记者亲历一线

本格拉铁路:“中国建造”的光荣(产经观察)

朱剑红 张宝钧 尤家民

2015年05月04日04: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本格拉铁路:“中国建造”的光荣(产经观察)

  崭新的万博火车站。

  王觅汀摄

  当地员工学会了筑路。

  庞曙光摄

  中铁建二十局的葡文缩写“CR20”涂在路基上。

  王觅汀摄

  本格拉铁路,中国人在非洲国家安哥拉修建的铁路,也是新世纪以来中国人在海外修建的最长铁路。

  这是一条充满荣耀的铁路。2月14日全线通车时,安哥拉、刚果(金)、赞比亚三国总统同时现身剪彩,还以当地特殊礼仪接见了建设功勋代表——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的刘峰、陈磊、马军峰。

  这是一条洒满血汗的铁路。十余年间,中国铁建二十局上万人次参加建设,饱受地雷、疟疾、物资匮乏和治安环境恶劣的困扰,克服了语言不通、交通不便、通讯不便和气候不适,有数位员工献出了生命。

  这是一条树立中国品牌的铁路。从设计到施工,全部由中国铁建二十局完成;小到螺丝钉,大到机车车辆,99%的物资从国内采购;中国标准全面取代欧洲标准,确立了“中国建造”的金字招牌。

  本格拉铁路是南部非洲“黄金线”,将极大地促进区域发展

  从本世纪初“走出去”战略提出以来,向哪里走,一直是中国企业的困惑。

  回忆当初进入安哥拉铁路市场,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安哥拉国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深林告诉记者,机会来得突然,但偶然中带着必然,“水往低处流!”

  在世人心目中,非洲似乎是“欠发达”的代名词,但却又是最诱人的“处女地”。2002年,结束了27年内战的安哥拉启动战后重建,全长1344公里的本格拉铁路是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安哥拉曾向许多国家发出邀请,但最后参与竞标的美俄等四国,因报价高等原因而退出,最终花落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

  本格拉铁路是安哥拉主干线,更是南部非洲“黄金线”。本格拉铁路西起安哥拉最大港口洛比托,东至与刚果(金)毗邻的边境城市卢奥,设计时速90公里,规划年运送旅客400万人次,货物2000万吨。本格拉铁路通车后,将与安赞、坦赞铁路及周边国家铁路网接轨,实现南部非洲铁路的互联互通,形成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国际铁路大通道,将极大地促进区域发展。因其地位特殊,安哥拉政府对这条铁路青睐有加,要求二十局边施工边运营。

  安哥拉人民对本格拉铁路的喜爱,更让修了几十年铁路的中铁二十局员工们意外和感动。内战后的安哥拉,交通状况极差。有一个本格拉铁路经过的路段,方圆700多公里连公路都没有,铁路修到当地,老百姓“高兴惨了”,就连施工时轨道上跑的平板车,也每每挤满要搭乘的男女老少,怎么劝说也不下去。把车停在那里,人总能离开吧?不,老百姓就在车旁支锅烧饭,等上几天,一直等到车开。

  本格拉铁路局行政委员会主席何塞·卡洛斯·戈麦斯表示,“本格拉铁路作为一个专利名牌,能更好地连通安哥拉境内以及邻国,而铁路交通对于非洲联盟来说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为了感谢中国企业,安哥拉政府在本格拉铁路路基上涂上了代表二十局葡文缩写的“CR20”,无论铁路跑到哪里,安哥拉人民都会铭记这个名字。

  饱受地雷、疟疾等困扰,硬是干成“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在安哥拉修铁路,有两大障碍让中国人饱尝艰辛!

  一个是地雷。据联合国统计,战后的安哥拉埋有1000多万颗地雷,许多没有引爆的地雷便集中在本格拉铁路沿线。因此本格拉铁路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工程”。根据中安双方协定,铁路每向前延伸一米,都要由安哥拉国家排雷局先行开道。尽管如此,疏漏在所难免。

  2008年8月8日,年仅47岁的员工王权在施工中轧到反坦克雷,不幸去世。“他去世前,眼睛由明转暗却左顾右盼,充满期待和遗憾。我们觉得,他在找亲人,想回家!”本格拉铁路第二项目部总经理李仕强回忆。

  王权去世后,为确保施工安全,安哥拉军人排雷过后,二十局再排一次,并采取一些土办法,比如在推土机前装个混凝土滚筒等,万一触雷只伤机器不伤人。

  另一个是疾病。记者采访本格拉铁路第四项目经理部党工委书记周海时,问他有多少人得过疟疾,他笑着答:“你应该问有多少人没得过疟疾。修本格拉铁路的职工,患疟疾就像患感冒,有一个员工两年得过24次疟疾”。

  铺架项目部党工委书记王瑞堂说:“我们2/3的人都得过疟疾,得病人多时,医生的房间里都坐不下了!”

  除了疟疾,还有血吸虫,以及各种奇怪的虫子,比如芒果蝇,会寄生在人身体上。此外,鳄鱼、蟒蛇、狮子……工地上不乏猛兽造访。

  远离祖国、远离亲人的孤独寂寞,也是中国建设者的一大苦恼。公司总工程师兼本格拉铁路指挥长胡春涛说:“国际金融危机时,本格拉铁路工程停滞。国外项目拖不得,拖两三年基本就死了。但如果挺过来,我们就比别人的优势大多了!”

  “挺过来”,说易行难。项目停滞期,李仕强到一个留守点出差,看门的安哥拉军人告诉他,“那两个留守的中国人疯了,不停地从房间进去、出来,进去、出来……”李仕强心里清楚,他们没疯,是被寂寞煎熬的。在另一个留守驻地,公司高管去看望唯一的一位留守者时,那位老员工拉着领导的手,一口气倾诉了三个小时。

  中国铁建的前身是铁道兵,关键时候靠“铁军精神”,吃得苦中苦,硬是干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十余年间,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有万余人次来到非洲从事铁路建设。他们中有些人为了铁路建设献出宝贵生命,永远长眠在非洲大地。为了纪念这些为安哥拉战后重建牺牲的英雄,安哥拉将为他们专门修建一座纪念碑。

  修建本格拉铁路,把“中国建造”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走进安哥拉,中国的影子无处不在,大到机车、铁路,小到超市的拖鞋、塑料餐具。今年初,安哥拉报纸登载了这样一幅漫画,一个中国人身旁写着,“上帝只制造天和地,其它的交给中国人。”

  北京大学教授卢锋曾把我国生产技术能力的优势概括为“中国制造”、“中国建造”和“中国创造”。得益于几十年来改革开放和大规模城市化建设,我国的大型基建工程建造能力拥有许多国家难以比拟的阶段性优势。我国对外承包工程完成额从本世纪初不到100亿美元,上升到去年1400多亿美元,承包工程年末在外员工数从本世纪初5万—6万多人,上升到近年的30多万人。

  通过修建本格拉铁路,中国铁建把“中国建造”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企业也获益匪浅。二十局集团副总经理兼安哥拉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刘峰表示,“走出去”为企业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国际经验的管理和技术人员,也提升了企业的竞争力。因为在安哥拉业绩突出,邻国莫桑比克纳卡拉走廊铁路项目也花落二十局,其他一些国家也陆续上门洽谈工程。

  “本格拉铁路99%的物资都是从国内采购的,从机车、钢轨、机械到生活用品,带动了国产设备走出去。”刘峰说,在本格拉项目,中国技术全面取代了欧洲标准,钢枕换成枕木,80米小转弯半径改为150至300米……将安哥拉铁路的时速从30公里提高到90公里。

  十年下来,中国铁建在安哥拉政府心里树起了金字招牌,铁路在建中,先后有非盟50多国的交通部长和使馆官员前来参观。胡春涛说:“品牌树起来了,安哥拉政府经常给我们提供项目,我们已经有了筛选项目的主动权。”

  在铁路沿线修公路、为老百姓治病、为极贫困地区盖学校……二十局集团也成为安哥拉百姓眼里的“大恩人”。在近10万名当地参建者中,二十局培养了一万余名铁路技工。安二项目部有一个叫戴娃的安哥拉小伙子,他初中毕业就到二十局来上班,刚开始铲道砟,现在挖掘机、装载机、压路机等都能开了,“技术都是在这里学习的”。靠着这份工作,戴娃收入比同学们高,还养育了6个孩子。

  罗安达、洛比托、万博……走进中铁二十局的工程驻地,总能看到院子里一派中式田园风光:豆角、茄子、大葱等中国来的蔬菜,在非洲沃土上根扎得很深,叶长得茂密,一如二十局集团凭着铁道兵的乐观与踏实,在安哥拉市场扎了根,等待耕耘之后的收获。

(责编:李彤、刘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图说财经|人民电视

  • 韩国女孩夜生活自拍韩国女孩夜生活自拍
  • 现实中的"动漫美女"现实中的"动漫美女"
  • 白酒之殇,春天在哪里?白酒之殇,春天在哪里?
  • 收费公路亏损夸大之说不实收费公路亏损夸大之说不实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