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闲置土地成“馅饼” 官员敛财投资商血本无归【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铁岭闲置土地成“馅饼” 官员敛财投资商血本无归【2】

范学伟

2013年04月03日12:27    来源:法人    手机看新闻

  烂尾工程闲置十年 转让背后深藏陷阱

  处理完凌云清河公司的前期遗留问题后,唐月英找到沈阳吉龙日用品厂的担保人翟利红协商下一步的善后事宜。

  在翟利红的协调下,双方再次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凌云清河公司的法人代表房智勇同意先将豪林庄园土地使用权及地上18栋别墅所有权过户给金牛牧业。由于金牛牧业为凌云清河公司偿还和处理了政府的全部欠款,协议书就把1330万元的转让款更改为800万元,落款日期仍为2010年4月28日。

  翟利红作为双方的担保人向凌云清河公司出具了一份《欠条承诺书》,该《欠条承诺书》载明:“辽宁开原金牛牧业欠辽宁房屋开发公司清河分公司人民币700万元,贷款办下之后,如偿还不上由翟利红担保,如产生纠纷,愿意用2倍价值偿还。”

  2010年6月11日,清河区四大班子领导就豪林庄园项目专门召开了一次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工作会议,对豪林庄园项目招商的各项工作做出了细致的安排。

  2010年6月,唐月英通过翟利红担保向朋友高息借款,缴纳了134万元房产过户契税后,将豪林庄园土地使用权及地上18栋别墅所有权过户到了金牛牧业名下。唐月英用豪林庄园的土地以及18栋别墅作抵押开始向辽宁省农村信用联社申请3000万元贷款。

  就在贷款落地时,唐月英再一次懵了,因为2009年2月28日,房智勇已与一个叫刘丽文的女人签订了一份买卖协议,将豪林庄园以1200万元转让给了刘丽文。刘丽文已经用豪林庄园的房产证到工商局进行了登记注册。

  “辽宁省农村信用联社很快就批复了我的贷款申请,由于豪林庄园已经被刘丽文注册,贷款迟迟无法落地。”唐月英说:“就在我积极想办法时,房智勇已经在铁岭中院进行了起诉,因为房智勇看到欠款已经全部处理完了。至此,房智勇的目的也完全暴露了,整个过程完全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房产商“一女二嫁” 法官认为与本案无关

  2010年8月9日,凌云清河公司向铁岭市中院提起诉讼,将金牛牧业告上法庭,请求解除双方2010年4月28日签订的两份协议,由金牛牧业承担变更费用将豪林庄园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18栋别墅恢复到凌云清河公司名下。

  金牛牧业认为,凌云清河公司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凌云清河公司因为一女二嫁的过错才造成金牛牧业不能及时给付转让费,并以此进行答辩——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凌云清河公司的起诉。

  2010年10月15日,铁岭中院下发(2010)铁民字第00030号判决书,称:凌云清河公司与金牛牧业签订的豪林庄园价值1330万元的买卖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金牛牧业没有按约定在60日内给付凌云清河公司转让价款的行为违约。金牛牧业提出凌云清河公司“一女二嫁”造成无法贷款不在协议约定之内。判决:解除金牛牧业与凌云清河公司2010年4月28日签订的豪林庄园18栋别墅买卖及土地使用权转让共计价款13,300,000元的协议;唐进喜将自己名下的豪林庄园18栋别墅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于本判决生效10日内变更后交给凌云清河公司法定代表人房智勇。由房智勇自行办理恢复权属证书;凌云清河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返还金牛牧业诚信保证金50,000元,给付金牛牧业为其补交的税款332,383.86元,办理土地使用权18栋别墅所有权缴纳费用(1674820.81元×30%)502,446.24元。上述款合计为人民币884,830.10元。凌云清河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听到这一判决结果后,唐月英的丈夫一头栽倒在地,留下脑溢血后遗症,从此卧床不起,唐月英的家庭就这样被彻底毁了。

  “铁岭中院法官之所以敢这样枉法裁判,主要是房智勇的亲妹妹是铁岭中院的刘敬东院长的亲嫂子造成的。”唐月英说,“这也是房智勇之所以不按协议约定到沈阳中院起诉,而改到铁岭中院打官司的真正原因。”

  2010年12月22日,金牛牧业与凌云清河公司分别向辽宁省高法提起上诉。但接下来发生在辽宁高法的事情让唐月英更难以接受。

  2011年5月的一天,在金牛牧业还没有得到任何判决消息的情况下,铁岭中院执行人员已经到清河区土地局强行将金牛牧业的豪林庄园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18栋别墅变更到了凌云清河公司名下。

  唐月英听说后,急忙到辽宁省高法了解判决情况,只可惜连大门都进不去。于是,她开始了追要判决书的艰难历程。

  唐月英说:“为了索要判决书,我苦苦追了主审法官一年,期间好几次曾因在高法门口拦截主审法官险些被拘留。但直到春节前,主审法官才告诉我‘判决书早让律师取走了。等我拿到这份判决,该判决已经生效了将近一年。”

  原来,早在2011年的3月18日,辽宁高法就下发了判决书:凌云清河公司与金牛牧业签订的买卖协议并没有约定以转让的标的物抵押贷款来支付转让费,翟红利出具的《欠款承诺书》也反映不出这一内容。客观上,金牛牧业在取得转让标的物产权后,并不影响抵押贷款。因此,金牛牧业提出凌云清河公司将案涉房产转让他人影响其抵押贷款,因而未能如期支付转让费是凌云清河公司的过错所造成的主张没有依据。

  “凌云清河公司向法庭提供的翟利红的《欠条承诺书》——其中‘贷款办下之后全部偿还’就充分说明凌云清河公司认可金牛牧业用贷款给付豪林庄园800万元转让费的事实。”

  唐月英说:“铁岭中院庭审已经查明‘凌云清河公司与刘丽文2009年2月28日签订豪林庄园买卖合同,2010年11月25日对该合同协议解除’。房智勇在金牛牧业贷款时刻意隐瞒这一事实,进一步印证房智勇有意阻碍金牛牧业贷款落地,造成金牛牧业违约假象,通过法律途径夺回豪林庄园,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

 

(责编:李海霞、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