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財經

專家稱取消出租車運營牌照不會降低份子錢

2015年01月16日01:39    來源:CCTV-新聞    手機看新聞

  解說:

  出租車行業改革呼聲高漲。

  出租車司機 張女士:

  我們就希望上級部門或者主管部門,能夠給我們營造一個良好健康的氛圍。

  解說:

  遼寧開始關注出租車經營權是否可以無償使用?江蘇表示將公示份子錢構成?改革真的要來了嗎?

  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 汪祝君:

  所謂份子錢的組成,不太清晰、信息部透明,所以引起一些問題。

  解說:

  出租車公司、出租車司機、乘客,為什麼大家都在喊委屈?

  《新聞1+1》今日關注:出租車改革,如何跨出第一步?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最近一段時間,不少地方的出租車出現了停運的現象,憤怒的出租車司機把這個矛盾就指向了搶了他們生意的專車,當然還有詬病已久的這個份子錢,這就使得出租車到底應該怎麼改革這個問題,再次提上了人們議論的這個話題。

  那麼也就是在這兩天,在遼寧正在審議的一個草案,被人們解讀為要在省內逐步取消份子錢。今天我們要關注的是,人們的這個解讀准確嗎?另外,出租車的改革真的要開始了嗎?首先我們還是看一下這兩天人們對這個問題的一些議論。

  解說:

  出租車改革這個從上周就開始被各界關注的話題,在本周依然熱度不減。直到今天改革呼聲仍在持續,也是在今天,交通運輸部官網發布消息稱,交通運輸部《關於全面深化交通運輸改革的意見》目前已經出台,此份《意見》明確提出,要科學調節出租汽車總量,推進通過服務質量招投標等方式配置出租汽車的車輛經營權。

  沈陽出租車司機:

  現在掙錢太難掙了,一天才剩一百左右吧都費勁。

  記者:

  除去分攤的份子錢,你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沈陽出租車司機:

  一個月四千塊錢都掙不上,三千塊錢左右唄,還不算休息。

  解說:

  在沈陽改變現狀成了很多出租車司機的訴求,而就在今天,遼寧省擬規定逐步實現出租汽車經營權無償有限期的消息,也出現在了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的官網上,官網上發布的消息稱,《遼寧省客運出租汽車管理條例草案》三次審議搞的第七條規定:“市、縣人民政府應當明確本轄區既有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經營權發展目標,以及政策措施,逐步實現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經營權無償有限期使用。”這樣的消息,肯定會引起輿論高度關注。

  事實上,早在去年9月28日,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就在其官網發出公告,稱《遼寧省客運出租汽車管理條例草案》已經通過初次審議,並將這一條例草案全文公布,向社會征求意見。最后,遼寧省交通廳網站的消息顯示,遼寧省人大法制委員會相關工作人員也多次對這一條例進行立法調研。

  盡管目前該條例草案還未審議通過,但對於出租車管理的改革,已經是很多管理者開始思考的問題。

  沈陽市出租汽車市場管理辦公室主任 張洪波:

  有些傳統的行業,在整個社會發展中起到積極的作用,而且今后也不可能在段時期內被取代,我們怎麼去合理加強規范、加強引導,使這個行業能健康發展。同時對新興的運營模式,我們能採取哪種方式?讓它不至於和我們的行業發生沖突?

  解說:

  除了遼寧,各地對於出租車行業管理的改革也都在探索。

  主持人:

  在我們國家呢,出租車的管理模式中有三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來看一下這個示意圖,那就是政府、出租車公司還有出租車司機。政府通過給出租車公司發“牌照”的方式,對出租車公司進行管理和監督。那麼出租車公司呢,是通過“份子錢”這種方式,對於出租車司機進行管理。

  那麼我們來看,遼寧省這次正在審議的這個方案是什麼樣呢?裡面有這樣幾句話,就是遼寧省的各市、縣政府應當逐步實現出租車運營服務經營權無償有限期使用,另外新增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經營權實行無償、有限期使用制度。還有一個無償,那就是說無償取得的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經營權不得轉讓。

  那麼有人就解釋了,這麼多的無償,可能就意味這這個出租汽車司機的這個份子錢有可能就要逐步取消了,到底是不是這樣?那麼接下去我們就連線一位專家,來自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的研究員余暉先生,那余先生您看,通過剛才那樣的一個圖我們可以知道,政府現在呢是和出租汽車之間這個牌照不再收費了,但是人們現在的解讀呢,說這個不收費了,那是不是份子錢也要逐步取消了,您怎麼理解,他們的這個正在審議中的改革方案?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余暉:

  我也注意到了這次遼寧省的這個報告的審議,從目前的結果來看的話呢,我個人認為還看不出,就是這個牌照被取消以后,會同時來降低或者取消車份錢。

  主持人:

  您之所以說看不出,是不是因為中間還隔著呢?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取消的是這個牌照的收費,也就是政府不向出租車公司收費了,但是公司是不是也要免這個司機的份子錢,這裡面並沒有提及,您是這麼做出推斷的嗎?

  余暉:

  對的,它的制度並沒有,因為還在審議過程中嘛,最后還沒有就是說,稿子最后出來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我們現在並不知道。

  主持人:

  好,剛才我們關注的是遼寧正在審議的這次改革,我們也關注到,就在今天交通運輸部有一個《關於全面深化交通運輸改革的意見》,其中有這樣的幾句話,說有兩個科學啊,一個是科學定位出租汽車的服務,完善運力投放,還有科學調節出租汽車的總量,推進通過服務質量招投標等方式配置出租汽車的車輛經營權。好了,既然說到科學,我們就要說,科學調節,那麼說明在某種程度上,可能以往的一切做法是不科學的、欠科學的,您怎麼理解?就是以往的欠科學的地方是在哪?

  余暉:

  我覺得首先這個行業裡面欠科學的一個最重要的一個表現就是說,這個市場上到底政府來投放多少出租車的運力,這個是不科學的。從北京市的實踐也可以反映,因為北京市的出租車的擁有量投放量,現在目前為止一直是在六萬七千輛,或者七萬輛左右吧,那麼這個數量已經維持了將近二十多年了都沒有調整過。可是我們北京市的這個人口、這個增長,城市規模的擴大,已經體現出來,就是說呢,這個出租車目前政府批的這個出租車的數量是遠遠不能夠滿足市場需求的。所以我們能看見,那個空白,市場的空白是由被叫做黑車來彌補的,那麼黑車的數量是遠遠超過了政府頒發的所謂的正常牌照的這些數量,大概是一倍以上。

  主持人:

  那余先生您看,既然交通運輸部現在提倡要用科學的方式去調配,去調節出租汽車總量,怎麼才能做到科學?能不能做到科學?或者換句話說,市場是不是就是科學的?

  余暉:

  對,我認為市場其實已經作出了一個科學的一個表現出來,我們剛才說了,其實這個市場的需求,它是會得到相應的滿足,隻不過有的需求滿足是被扭曲的一個狀況下滿足了,比如說黑車。黑車的話,它一直是在被打壓的,被追殺的這麼一個狀況下來生存的。但是如果說我們把這些黑車都讓它合法地經營,取消數量管制,來合法地經營的話,我覺得這個市場的話,目前的這個市場它的容量、這個運力,應該說就是科學的。

  主持人:

  那您的意思就是說,其實黑車就是市場對現在的這種長期以來,維持的六萬多輛的出租車這種不科學作出的一種科學的反映?

  余暉:

  是的。

  主持人:

  好,感謝您,稍后我們會有更多的問題給您。

  那麼剛才我們也說了,這個出租車行業最近一段時間出現的一些事情,讓這個行業的一些久已出現的問題,似乎在一下子都爆發出來。那麼有人說急需要改革,而且似乎也已經到了改革的時候。那麼我們也看,在過去的很多年,各地、各部門也都紛紛出台一些措施,但是成效並不明顯,究竟為什麼?我們繼續關注。

  解說:

  當新一輪出租車改革呼聲再起時,很多人認為這是出租車行業改革的契機,因為目前存在於這個行業裡的各種矛盾,已經讓各方越來越不滿意。

  記者:

  坐那個出租車有打不到車的情況嗎?

  市民:

  當然有,特別冷尤其是冬天。

  市民:

  司機說一些話感覺不怎麼好聽。

  記者:

  會有拼客或者挑活嗎?

  市民:

  那經常有。

  市民:

  有比較遠的地方司機就不願意拉。

  市民:

  出租車車型因為比較久,會比較臟,油味也會比較大一點。

  解說:

  打車難、拒載多、服務差,這是眼下很多城市中出租車行業帶給消費者的感受,但另一方面確實司機生存難的困境。胃下垂、腰椎勞損、關節炎,落下各種職業病還每天奔波十余個小時的司機不在少數,但即便如此,我們也總能聽到他們不掙錢的抱怨。

  清遠市清城區 出租車司機:

  這個月我算了一下,虧損了1000多元吧,沒辦法就隻能把車子丟下了。

  解說:

  每天辛苦,高額的份子錢讓出租車司機苦不堪言,但是,面對這高額的份子錢,出租車公司卻也在叫苦。

  城市交通運輸管理處副處長 馬斐:

  上海的大眾出租汽車公司,管理人員配比從1:25目前目前已經增加到1:45,這樣一個管理幅度,就我們而言這樣單純來壓縮管理力量,來實現它管理成本降低,它整體服務質量管理是帶來影響的。

  解說:

  乘客不滿意服務,出租車司機不滿足高昂的份子錢,出租車公司也聲稱無法降低管理和運營成本,為何三方都在叫苦?司機們掙的錢都去了哪?有媒體報道稱,份子錢佔到司機月收入的比例不小,卻養活了一個又一個出租車公司,有出租車公司近年來的平均利潤率穩定在10%左右,已經超過了平均利潤率為5%以下的航空公司。

  杭州市出租車司機:

  我就納悶了,這個份子錢都跑哪裡去了,一個月我交萬余元,不知道用它干嗎去了。

  解說:

  事實上,近年來關於出租車行業的管理措施一直在調整,國家對出租車經營者予以全額補貼,中華全國總工會推進出租車企業組建工會,用以保障出租車司機的權益,還有三部委聯合推出的出租車“份兒錢”實行集體協商,交通部頒布《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等等。但面對出台的一個個管理措施,有媒體評論是改革的腳步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似前進,卻原地未動。

  主持人:

  剛才我們也說了這些年各地、各部門對於出租車到底應該改也出台了不少措施,但是有評論說,這麼多措施出來,你看這麼多年基本上該解決的問題,還是有待解決。還有人評論說,這麼些改革,可能改了,但是都在原地打轉,還在原地。那麼接下去我們繼續連線余暉先生,那您看這麼多的主管部門,這兒多年,主管部門在這麼多年也做了不少措施,為什麼沒有見成效?原因是什麼?

  余暉:

  因為我覺得所有的一些零敲碎打的改革,並沒有碰觸到這個制度的症結所在,這個制度症結就是所謂的特許經營制度。那麼特許經營制度在2004年的時候的話,建設部把這個出租車行業也列入了,就是說要按照特許經營制度來運營,這麼一個做法。但是的話,我們可以看到,就是說特許經營的這種制度,它是其實應該是非常嚴格的一個程序,它必須得有公開的招標、公開的投標,才有可能授予這麼一個特許經營的制度。但是在我們國家,這個出租車公司的這種特許經營,它其實是沒有通過一個正常的一個行政許可的程序來獲得的。

  主持人:

  余先生剛才您也說了,二十多年來從當時您寫這個調查報告的時候,就是六萬多輛出租車,到今天仍然是六萬多輛,但是我們也不懂經濟,我們也說不出來那麼多的大道理,但是我們知道,出租車它也是一個商品,雖然它是一個這個叫特許經營的商品,比如說這根筆,我們都需要它,當它少所以大家才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那如果相應地把這個筆的這個供應量增加,相應的問題不是也就解決了嗎?換句話說,六萬多輛出租車,如果這些年來能夠初步放寬,到今天能夠適應市場的這種需求的話?問題不是也就相應地解決了嗎?但問題是,為什麼市場放開這個問題,就這麼難以解決?

  余暉:

  因為我個人覺得就是這個問題難以解決,我想的話呢,這個當時這個制度這麼延續下來,一個不合適的制度延續下來,肯定它有它背后的一些重要的背景在這裡邊,那麼一旦在這個制度下,某一些利益集團的利益它已經一旦固化了以后,它就很難能夠自我來瓦解、自我來打破自己,這個需要外力。

  主持人: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您看,就是現在這些天,出租汽車司機的反映往往都是把這個矛頭指向的是專車服務,那麼在這個時候,理論上,我們說理論上,本來像這個專車,它是一個市場面對這種新興需要的一種反映,按說出租車司機是應該站在新生事物一方,去反對份子錢、反對這個抵制這個出租車汽車公司的一些不合理收費的,但是現在我們看有些出租汽車司機他把這個憤怒,指向了這個新興事物,您怎麼看待這種,應該說並不是特別合理的現象?

  余暉:

  其實黑車也好,滴滴專車也好,其實它都是因為這個市場不能夠滿足大家的各種需求程度的這麼一種需要才出現的。那麼這個市場容量擴大了,那麼現有的這些為出租車公司來打工的這些出租司機,他的運力肯定會受到一些影響,那麼他肯定會,他首先他的一個本能的一個反彈就是說我會抵制一個新的一個市場的進入者。但其實的話呢,他們真正的,就是說困擾他們的,或者說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失的,其實是車份錢。

  主持人:

  我還有一個,就是這一段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您。您看,剛才我們說了政府、出租車公司,還有出租車司機。現在多少年呈現出來的一種什麼現象,出租車司機怕出租車公司,公司又心裡比較怕、很忌憚這個政府,但是政府出於各種各樣,比如說最重要的出於維穩的這樣一個考慮,它比較在乎這出租車司機做出來的各種這樣的一種反應,那麼換句話說,它們心中都有這個忌憚的一方。但是唯獨他們要共同服務的這個乘客的一方,似乎沒有更多的這個因素去考慮他們。那怎麼辦?本來乘客比如說這個專車是為他們服務的,但是現在由於和現行的法律、法規並不吻合,於是也漸漸地目前也不在一種合法的狀態,你說乘客應該怎麼辦?

  余暉:

  乘客我覺得,乘客其實已經做出選擇了,我覺得乘客是歡迎這個滴滴,或者是易到、神州,這些他們都是歡迎的。

  主持人:

  但是現在恰恰它又跟這個法律,現行的法律法規不是特別地接軌。

  好,稍后我們會有更多的問題給您,剛才我們也分析了,現在傳統的一種管理模式,再加上錯綜復雜的這種利益關系,使得出租汽車行業出現的這種結呀,好像似乎結的越來越死。現在的問題是,這個死結能打開嗎?又如何打開呢?繼續關注。

  解說:

  江蘇將公示出租車份子錢構成,並合理收費標准,這肯定是一個出租車行業極其關注的消息,而這一消息來源於昨天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副客長,汪祝君作客電台直播間與出租車司機的在線交流。

  出租車司機 張女士:

  基本上現在就在兩三千塊錢左右,我們就感覺到了,現在的勞動和收入不成比例了,而且差距很大,我們每天工作最少12小時,而且一年365天一天休息天都沒有,我們現在需要公司的份子錢,能給我們減一點。

  解說:

  365天無休,一天最少12個小時的工作強度,每個月固定上交的份子錢,出租車司機們所面對的收入和付出嚴重不匹配的現狀,也得到了汪祝君的認同,但由政府定價的出租車承包費用,並不是單一標准,具體的經營模式甚至車型、結構等都與份子錢的多少息息相關。

  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 汪祝君:

  當然這裡面肯定存在標准不一樣,份子錢的組成不太清晰、信息不透明,所以引起一些誤解一些問題,交通廳、物價部門也會同我們南京市政府正在協調,這個費用你們感覺到很高,我們要求份子錢的構成,要進一步明晰。

  解說:

  份子錢構成要進一步清晰,汪祝君11個字的表述,卻應該是出租車行業改革很重要的一步,接下來公眾等待的是江蘇省改革的時間表。相比江蘇南京,在湖北襄陽,一個零挂靠、零承包、零班費、零份子錢的公車公營新模式,已經運營了一年多的時間。

  襄陽市公交出租車公司員工 喬偉:

  保養什麼都是公司在做,我們就是開好車,服務好乘客就可以了。

  解說:

  所謂公車公營就是由市公交出租車公司統一購車,招聘員工簽訂合同,結合業績考核發放工資,同步辦理社保保障權益的經營模式,這些舉措,讓出租車司機成為名副其實的公司員工,隻負責安全開車,實行公司式待遇,不再考慮交份子錢等問題,而且同步落實五險一金,保障出租車駕駛員權益。

  湖北省交通運輸廳廳長 尤習貴:

  在全國它是屬於首創的,下一步我們要強力推進,特別是武漢這種特大城市,按照襄陽這個模式,真正實行公司化。

  解說:

  份子錢的構成要公示,襄陽的探索在進行。而眼下,互聯網推出的出租車服務是否對傳統出租車行業的運營管理模式,也形成一種促進?比如某打車軟件推出的專車服務,從運營模式來看,它沒有高聳的准入門檻,司機也不用交高額的份子錢,承擔准入成本,但是必須精心服務,因為乘客在投票。有媒體評論說,對比之下專車服務用市場配置資源的優勢更加明顯。

  主持人:

  最近一段時間出租汽車行業爆發出來的很多矛盾讓人們意識到,很多問題應該說是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了,不改革不行了,那接下去我們繼續連線余暉先生,那您覺得,如果說目前要到了一個要去改革,那麼這個改革應該從哪下手?從哪個地方下手?應該說是能夠抓住問題的關鍵,也最能解決問題的?

  余暉:

  我個人認為在出租車行業上,我們在錯誤的道路上已經走得很遠很遠了,大家其實呢都對這個行業的這種運行狀況、管理狀況其實都是極大的滿意,這不是一個大家都能夠雙贏的、多贏的一個局面,而是一個我覺得是一個多輸的一個局面。

  所以我們要看到這個行業,我們剛開始已經談到過,它的症結就在數量管制這一塊。其實我覺得就是說呢,你政府,你即使是再聰明,其實你也很難預測一個城市,它究竟需要多少輛這個出租車來運營,才能夠人們出行的各種各樣的需要。所以我覺得數量管制的這種取消,我覺得是下一步應該立即著手來進行研究和來實施的這麼一個方案。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余先生,那您覺得這個數量問題可能是一個急需要破題的問題。好,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說出租車行業的改革,究竟應該怎麼改?到底是頭疼醫疼、腳疼醫腳,還是說這個時候要刮骨療傷,進行徹底的整治,這是看決心的時候了。

(責編:喬雪峰、夏曉倫)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圖說財經|人民電視

  • 楊穎受傷私照流出楊穎受傷私照流出
  • 南非佳麗世界小姐奪冠
南非佳麗世界小姐奪冠
  • 運鈔車墜入閩江 4人被困運鈔車墜入閩江 4人被困
  • 中國多地現出租罷運中國多地現出租罷運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