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財經

誰在為出租車改革算賬? 市民算性價比的哥算份子錢

呂春榮

2015年09月17日03:44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誰在為出租車改革算賬? 市民算性價比的哥算份子錢

  中新網北京9月16日電(呂春榮)近期,關於出租車改革的話題甚囂塵上,頻頻見諸報端。近日,杭州啟動出租車改革,停止收取經營權有償使用金,將一次性退還2600余輛出租汽車近1億元的有償使用金。此前,武漢、南京、義烏等城市已經出台了改革新政。外界關注,國家層面的出租車改革政策何時出台?屆時將作何“頂層設計”?不過,對於乘客、出租車司機、專車司機來說,最關注的無疑是改革背后的經濟賬。

  資料圖:市民在北京西客站出租車候車點准備乘車。中新社發 侯宇 攝

  算“性價比”

  ——民眾呼吁減價提質

  國務院今年5月發布《關於2015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意見的通知》明確提出,今年將出台深化出租汽車行業改革指導意見。這一意見雖然屢屢傳出將很快出台的消息,但至今尚未露出真容。

  “出租車改革是個好消息”,在北京某網絡媒體工作的山東小伙霍建楠說,“出租車早就需要改革了,現在打車軟件這麼方便、便宜,服務態度還不錯,出租車不改革,誰還會坐。”

  霍建楠算了一筆賬,自己住在十裡堡,公司在六裡屯,每月有許多夜班,大都晚上十二點下班,隻能打車回家。如果是坐出租,每天需要二三十元,而且有時還遭遇拒載。但如果叫“快車”,不會拒載,而且價格在十多元左右。

  “每單價格少了將近一半,一個月下來,我就能省幾百元,當然叫‘快車’。”霍建楠表示。

  在北京某知名銷售公司工作的90后小伙王卓是“打的專業戶”,由於公司可以報銷路費,他對出租車的價格並不在乎。王卓算了另外一筆“服務賬”,“我覺得在北京能打車的,不是公司報銷就是真的有錢,所以這麼高的價格自己並不怎麼在乎。但的哥們服務態度要跟上吧,真希望的哥們說話能客氣點,收起架子,少趴點活,少用點黑表。”

  80后北京姑娘刑芳也表示,“希望出租車能減價,不然高峰期打車太貴。也希望能規范專車,給乘客更好的人身權益保障。”

  中新網記者注意到,北京打車難也有著客觀原因。據報道,北京今年將新增800輛無障礙出租車,這是北京出租車數量12年來的首次增長。此前,北京市出租車數量保持在6.6萬輛,受到道路資源的限制、節能減排的要求,數量一直沒有變化。

  資料圖:2015年4月14日,錦州由出租車及私家車組成的車隊為他們的好兄弟鐵男送行。其中,僅出租車就接近200輛。今年才28歲的鐵男,是一名出租車夜班司機。4月9日15時,年僅28歲的鐵男因腦干大面積出血永遠地離開了。

  算“份子錢”

  ——的哥盼找回“損失”

  對於民眾吐槽出租車的服務問題、價格問題等,受訪的哥感到無奈。

  2011年正式入行、今年30歲的北京的哥劉大鵬就很不認同乘客們的吐槽。劉大鵬表示,很多的哥都是中年人,文化程度不高,而且不像專車、順風車司機那樣隻把開車當副業,當然很拼,因此,在細節問題上,可能沒時間注意,而這也造成了乘客所謂的“服務差距”。

  劉大鵬介紹,他家在北京平谷,為了省掉市區租房的費用,他選擇與同事“雙班”輪崗,自己干一天,同事干一天。

  “我每天早晨5點就從家出發,六點多到市裡交接班。交班完,就馬上進入工作狀態,通常中午不睡午覺,一開就開到晚上12點。”劉大鵬說。

  劉大鵬向中新網記者算了一筆賬,自己一天工作約16個小時,日均毛收入有800多元,如果營運較好,一天能達到1000多元。扣除份子錢、油錢等費用,一天淨收入400多元。15個全天班,他會選擇休息2天,如此一來,其每月純收入有5000多元。

  “5000多元的收入和我們的工作量並不符合。”劉大鵬強調。

  “專車來了,我們訂單數量減少了,長途的單也少了,收入再也回不到過去。”劉大鵬說,現在自己每天工作時間拉長了,以前雖說也工作16個小時,但不需要太緊張,現在要時刻保持精神緊張,希望盡量找回損失。盡管如此,自己每個月還是至少“損失”1000多元。

  劉大鵬說,對於出租車改革,的哥們都在等待。大家都希望能多減些份子錢,同時拉高專車、快車等准入門檻,“如果出台的政策不能讓我感到滿意,我會選擇離開出租車行業,去開專車,前一階段已有很多同事離職投奔專車了。”

  劉大鵬所說的出租車“份子錢”,是出租車司機向企業上交的承包金的俗稱,最早出現於20年前。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北京等國內大城市先后開始對出租車實行總量控制,並將出租車輛產權轉移到出租車企業手中,司機需要向企業承包經營,而企業則受到政府特許經營的准入限制。

  此前,有媒體報道,北京出租車司機份子錢平均每月6200元,其中由796元司機工資、1104元司機福利費用(職工福利費、工會經費、職工教育經費、“五險一金”、補充保險、勞保用品、工裝費等)、2078元車輛相關費用(車輛折舊費、燃油補貼、保險等)、1249元企業管理費用(企業管理人員工資、獎金、福利、五險一金、工會經費等)、52元其他費用 (場地租賃費、財務費)等部分構成。

  劉大鵬表示,在和另一名的哥“拼車”的情況下,自己一個月份子錢要3190元,平時壓力挺大,但如果減到2500元左右,自己一個月純收入能到6000元,還是會繼續開下去。

  和劉大鵬一樣,開出租已有7年、現年45歲的王師傅也在觀望。王師傅也無奈,自己以前的月收入也在6000元以上,如今至少每月能少1000元。“希望通過改革,讓我們至少能從份子錢等地方‘找’回來那1000元。”

  資料圖:如今,各種打車軟件成為很多人出行打車的首選。

  算“身份”

  ——專車司機望合法化

  今年1月,北京交通執法部門表示要大力打擊利用互聯網和手機軟件從事非法運營的社會車輛。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多個軟件提供“專車”服務,實際上就是變相為乘客提供了黑車,其中不乏“克隆出租車”。這是北京首次公開認定私家車通過打車軟件拉活屬非法運營。

  今年5月,滴滴快的公司總裁柳青透露,專車司機人數目前已經達到40萬人,年底會突破100萬人。

  “希望專車合法化”,現年43歲、北京專車司機李先勇日前對中新網記者說,“當前我們營運還不合法,隨時有可能被抓。因此,我們停車都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停,怕被交警扣下。而前階段,北京市嚴打非法營運,也讓我們生意大受影響。”

  李先勇介紹,自己以前是開黑車的,后來發現專車掙錢多,於是跟風加入了專車隊伍。去年12月,自己花了20多萬元買了一部豐田車,開起了專車。起初,正值“專車熱”的黃金期,每月都能掙到1萬多元。但很快,補貼少了,目前一個月收入也就5000多元。

  “專車合法化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好的話,我們的收入會提高,也不再擔心被抓,現在抓一回,可能就要罰20000元,代價太大。”李先勇說,“壞的話,合法化會縮短專車的運營‘壽命’。若維持現狀,我的車可以開滿15年,但專車合法化后,可能就隻能開8年了。但還是希望專車合法化,畢竟這才是長久之計。”

  同樣,專車司機肖浪也盯著“專車合法化”。他說,自己早上7點就出車,中午收工,下午17點再出來,專拉早晚高峰期。

  肖浪擔心未來專車市場會踢出私家車,“現在跑出租隻能用租賃公司,可是租賃公司並沒有那麼多車來滿足需要。”

  此外,記者還聯系了神州專車、滴滴出行等兩家企業的相關負責人,他們均向中新網記者表示,和大家一樣,都十分關注“專車合法化”的問題,但在政策未出來之前,暫不好表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完)

(責編:畢磊、庄紅韜)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圖說財經|人民電視

  • 五部委權威解碼國企改革五部委權威解碼國企改革
  • 關鍵詞點贊中國經濟關鍵詞點贊中國經濟
  • 49家京企年內外遷津冀49家京企年內外遷津冀
  • 大病醫保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大病醫保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