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裝酒加入添加劑兌出“白牛二” 成本一瓶兩元--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財經頻道滾動新聞

散裝酒加入添加劑兌出“白牛二” 成本一瓶兩元

2013年04月17日08:20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1.採買散裝白酒。

2.勾兌后裝成瓶。

3.加蓋瓶蓋封裝。

4.假酒裝車送貨。 京華時報實習記者趙思衡攝

  記者跟蹤暗訪先后發現三處窩點假酒多銷往小型批發市場及小型餐館

  近日,在朝陽區小紅門肖村橋附近一處平房院內,隱藏著一個專門制造假酒的窩點。記者兵分多路,對該窩點展開暗訪調查,發現該窩點廉價購進散裝白酒后,摻入自來水和食品添加劑后灌裝成瓶,冒充牛欄山牌白酒,送往附近市場和小餐館低價出售。

  在跟蹤調查期間,記者又發現另外兩處制造假酒的窩點。三處窩點內的人員均為湖北老鄉。在掌握足夠証據后,記者向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

  □窩點一

  藏身於“三不管”地帶

  位於肖村橋附近的窩點,在涼水河西岸的污水處理廠附近,隱藏在一片平房區內,十分偏僻,僅有一條小路通往南四環輔路,不易被人發現。

  據一位知情人介紹,窩點內有多人在夜間勾兌假牛欄山二鍋頭,每天都有多輛微型面包車向外送貨,最少也有近百箱。窩點裡的人都說外地方言。勾兌用的原料包括散裝白酒、自來水、香料,酒瓶則是從廢品回收站買來的。

  知情人說,該窩點主要勾兌白瓶牛欄山二鍋頭,一箱12瓶裝的牛欄山二鍋頭大約賣120元,而從窩點“出產”的隻賣40元至60元左右。

  3月25日,記者在知情者的指引下,悄悄來到窩點附近。熟悉此地的人說,窩點所在的平房區並非是村子,也不屬於哪個單位,純屬私搭亂建,租給低收入的外地打工者,大約有四五十間平房。進入平房區后,能聞到一股濃重的白酒味。

  租戶李先生說,窩點裡的人都是湖北口音,平時講方言,聽不懂。經常能看見他們往屋內運送空瓶子,每天晚上能聽到叮叮當當的瓶子碰撞聲。

  假酒分為真標和假標

  3月27日,記者在窩點所在的院門口看到一輛車牌尾號為339的面包車,該車裝滿成箱白酒后離開。記者驅車跟蹤兩公裡,發現該車開到南四環榴鄉橋東南側一處無名酒水飲料批發市場,司機進入一處名為“北大倉酒業”的大院,裡面有很多經營酒水的商戶。

  隨后,記者以飯館老板的身份進入大院,稱欲大量購買白瓶牛欄山二鍋頭。

  一位自稱姓句(音)的商戶稱,他認識尾號339面包車車主張某,對方出售的白牛二非常便宜。該男子說,他的貨就來自污水處理廠旁的平房院,有兩種,一種40元錢一箱,假酒假標﹔一種60元一箱,假酒真標。句姓男子見記者面帶疑慮,勸說道:“我們做這酒有一段時間了,好多市場和商業街都有我們的酒,從沒出過事。”

  隨后,記者又詢問大院內另外一家商戶,老板娘說,她賣的白牛二124元一箱,如果買得多可以稍微便宜一點,但不會低於115元。她同時向記者透露,不少地方都有便宜白牛二,但是來路不明,建議別買。

  3月28日,記者再度從該窩點跟蹤一輛尾號為878的面包車,這輛滿載白酒的面包車駛入新發地綜合批發市場,此后便不見了蹤影。

  廢品收購站專供酒瓶

  同樣是3月28日,記者再次跟蹤到尾號為339的面包車,該車在窩點附近一家廢品收購站收購了七八個編織袋的廢酒瓶。

  記者隨后進入廢品收購站,發現裡面到處可見白牛二的廢酒瓶。老板介紹,每個打包好的袋子都能裝百余個瓶子,白瓶綠瓶價格不一樣,如果商標完好無損,5毛錢左右一個,白瓶銷量最好,每天幾乎是回收多少賣多少。尾號339的面包車收的全是白瓶。

  而據廢品收購站老板介紹,水井坊、茅台、夢之藍等空酒瓶也有很多人要,水井坊的要貴一些,帶著盒子一般能賣100多元。“我隻賣舊酒瓶,至於他們怎麼灌,灌什麼,和我無關。”

  為了更隱蔽地接近假酒窩點,記者於4月7日,以打工者身份租下窩點附近一間平房。經過數天蹲守,記者發現,此處窩點租用了8間平房,分別用來灌裝假酒、儲存假酒和居住。勾兌灌裝假酒一般是在夜間,白天隻負責送貨,平時門窗緊閉。

  一瓶假酒成本僅兩元

  4月8日深夜,假酒窩點再次亮起了燈,並傳出輕微的玻璃瓶碰撞聲。記者透過窗帘縫隙看到,一名30多歲的中年男子坐在灌裝器前,正在向空酒瓶內灌裝白酒。

  灌裝器是一個藍色大塑料桶,桶高約1.5米,直徑約1米,桶內為已經勾兌好的假酒,塑料桶底部接有一個閥門開關。中年男子將空瓶對准開關后,將白酒灌入瓶中,瓶內白酒超過瓶身約四分之三時,男子將閥門關閉,整個灌裝過程不到10秒鐘。窩點內人員在灌裝前會用毛刷清洗酒瓶內壁,並將舊標識揭下。灌好白酒后再用機器加蓋,之后貼上牛欄山白酒標簽,放入印有牛欄山白酒標志的紙箱,12瓶一箱封裝好。

  4月13日,記者驅車跟蹤尾號339的面包車,來到位於東五環外一家名為雙慶和的酒廠,當時面包車上載著七八個半人高的白色塑料空桶。該酒廠的招牌上顯示,主要產品為“北京牌二鍋頭”。面包車剛進入酒廠,大門便關閉了。看門人稱,酒廠不零售。

  隨后,記者設法進入酒廠,發現面包車停在酒廠西側一排大型鋼罐前,通過一根白色膠皮管,鋼罐內的散酒正往面包車內的白色大桶內灌。

  據知情人稱,酒廠內的這種白酒每噸售價在2000元至3000元,經過制假者勾兌自來水及香料后,每瓶假酒中真酒的含量隻有五成左右,成本一般不超過兩塊錢。

  □窩點二

  廉價酒制百年牛欄山

  在暗訪期間,記者還發現,另有尾號為J08、N98的面包車前來調貨、換貨。據悉,這兩輛車的車主分別是劉某、雷某,都是湖北隨州人,和開尾號為339面包車的張某是親戚、老鄉。經過多日跟蹤,記者發現,雷某的窩點就在記者暗訪地的河對岸。

  雷某的窩點藏身在一處已經停產的紡織廠內。據悉,雷某常因供貨不足,到張某處調貨。記者在雷某的假酒作坊中,發現了大量假白牛二和36度百年牛欄山。

  據雷某說,作坊內的假白牛二是用從雙慶和酒廠買的散裝白酒直接灌裝而成,沒有經過勾兌,出售所得利潤不多,“我們一箱子白牛二隻能夠賺10塊錢”。他的窩點更側重將真品白牛二倒瓶,灌裝到36度百年牛欄山的瓶內制成。然而,在窩點內,記者並沒有見到雷某所說的真品白牛二,而是堆放有大量塑料瓶裝的尖庄酒,每瓶售價約在6元左右。據了解,真品36度百年牛欄山每瓶售價在百元左右。通過倒瓶灌裝,低檔白酒翻身成了36度百年牛欄山,身價翻了十倍。

  □窩點三

  不僅貨量大還上檔次

  劉某的假酒窩點隱藏在大興區瀛海鎮同心庄村。記者跟蹤發現,尾號N98的面包車常將張某窩點內的假酒運到此處。劉某的窩點生產數量大、檔次較高。

  據悉,劉某和張某是親戚。劉某常到張某處拉空酒瓶,也有部分酒瓶是自己收購來的。暗訪過程中,記者發現此處窩點平均每天送貨兩三趟,每次的送貨量在30箱白牛二左右,是3個假酒作坊中出貨量最大的。

  在此處窩點內,記者還發現大量高檔白酒瓶,種類包括茅台、五糧液、水井坊、小糊涂仙、洋河大曲等。院內的一個房間內堆放了已經封裝完畢的20多箱洋河大曲,包括天之藍、海之藍、夢之藍三個品種,還有大量收購來的洋河大曲夢之藍的空瓶。

  記者在3處窩點內均發現己酸、乙縮醛、乳酸乙酯和己酸乙酯等食品添加劑。在查詢相關資料后發現,這些食品添加劑都可作為香料加入酒中,可用於白酒調香,能夠調制出不同香型的白酒。但用量不當,則會對人體呼吸道、眼和皮膚產生刺激性傷害。

(來源:京華時報)

(責編:李海霞、喬雪峰)

相關專題